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阅文的付费江湖:偏见下的边界与出路

2019-03-22 11:43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早在手游爆发之前,漫画与网文,才是成年人眼中的的精神垃圾。

城区小巷,道路街旁,随处可见破旧报亭以及盗版书店,那时的畅销漫画多数源于日本,而追溯网文出处,更多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长篇发布于文学网站,中篇干脆在论坛连载,大大小小的作者,身份各异的“书虫”,共同组成了网络文学这个盛世江湖。

1

网文革命

年轻的吴文辉起初并未想过要开宗立派,他想建一个网站,让大家写点东西。书荒的折磨加上一时兴起,促使他牵头创办了起点中文网。

彼时的网文圈子尚以黄金书屋、幻剑书盟为首,从编辑到写手,几乎看不到任何商业化的痕迹。网站不设门槛,作者兴趣使然,因此文章质量也是良莠不齐。

不过很快吴文辉发现,“只靠兴趣是无法生存的”,要留住作者,升级内容,唯有逼迫读者进行“付费阅读”。2003年,起点中文网确立了每千字0.02元人民币的VIP收费制度,个别作品网站收费,再与作者商讨分成。

只要迈出第一步,分成、买断、月票,后来的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网络文学进入付费时代,蜂拥而来的用户让“大人们”认清现实,纵使主流思想百般限制,网络文学依然找到了扎根的沃土。

这样的激进举措,令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唐家三少等一大批网文作者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VIP”收费实现了作者、读者、网站三方间的利益平衡,时至今日,已然成为网络文学稿酬支付的行业标准。起点中文网借此完成商业化转型,其价值也跟着节节攀升。

2

变“废”为宝

成人世界的逻辑残酷且功利,若“垃圾”有利可图,当然可以回收再利用。

此后的十余年,吴文辉团队随资本运作四处辗转,牵手盛大、失意出走,最终被腾讯统一“整编”。

2015年3月,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联合成立的新公司阅文集团正式宣布挂牌。吴文辉担任CEO,然而这一次,等待他的是更加复杂的局面。

IP+泛娱乐概念的兴起让网络文学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在腾讯的规划里,网络文学是IP链条的起点。十七年前吴文辉未能的完成的商业模式,如今有现成的模板可以借鉴。

漫威,以漫画创造经典人物形象,再通过现代电影工业产生的巨大飞跃,将内容IP转化为全民级的经典IP。

“这几年,我们需要一步步像他那样逐渐把内容扩散到下游去,扩展到更多的领域,把它变成一个更大的产业。”

只是内容拓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近些年,阅文联合投资了包括《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将夜》等多部IP改编剧集,虽说成功炒热了话题,但观众评价却是褒贬不一。“五毛特效”、“斗气化马”,铺天盖地的吐糟暴露出原作党与影视公司之间的巨大分歧。

3

IP战略

IP固然是源头,但娱乐产业里其他环节市场更大,它们掌握着更高的话语权。将小说变成剧本,难保编剧对原作的理解不会产生偏差,此时主导权不在阅文一方,最终呈现的效果自然也不尽人意。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阅文集团也曾调整编辑团队,发掘更多类型的作品,同时还成立专门的动画团队和IP自制团队,积极促成与下游影漫游公司的合作。

众多举措中,最大的手笔当属去年8月,阅文斥资155亿人民币收购新丽传媒。

从业务层面看,这桩交易其实合情合理,新丽传媒的加入补全了阅文的短板,让它向着泛娱乐全产业链更进一步,然而资本市场却始终保持怀疑态度,投资者普遍认为交易价格过高,因此宣布收购当天,阅文股价大跌。

2017年11月阅文集团挂牌上市,当时的发行价为55港元,盘中曾创下110.00港元最高价,当日收盘大涨86.18%,报收102.40港元。此后9个月,阅文集团始终保持着稳定势头,直到收购新丽传媒当天,公司股价创下55.25港元新低,最大跌幅49.77%。

好在这并非是桩赔本的生意。

2019年3月18日,阅文集团公布了2018年全年业绩。财报显示,集团全年总营收50.4亿元,同比增长23%,其中在线业务营收38.3亿元,版权运营业务及其他营收12.1亿元。

对比各项数据,版权运营成为阅文去年全年营收增幅最大的板块,增长160.1%至10亿元。这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吴文辉“IP全版权运营”的战略成果。

2018年,已经上线的15部阅文IP改编的电视剧总播放量超过700亿。

4

收费之争

阅文的挑战其实不止于此。

对于仅发展了十余年的网络阅读而言,付费的天花板似乎来得太快。据阅文集团2018半年报,平均月付费用户从1150万下降至1070万,付费比率也由2017年上半年的6%下降至2018上半年的5%。

业务重心的转移或许对付费用户产生了一定影响,但真正造成下滑的,是“免费阅读”忽然崛起。

“未来的内容就应该是免费的,所有付费可能都是在内容的增值上,做多版权运营。”作为依靠粉丝打赏成长起来的知名网文作家,唐家三少的一番言论将网文免费、收费之争推向新的高度。

为了顺应市场,阅文尝试推出过免费阅读APP“飞读”,可在吴文辉心里,脱离商业化的运营本身弊大于利。一方面,广告分成带来的收入,无法与付费分成获得的报酬相提并论。更何况,免费阅读为了吸引流量,内容会变得更浅更快,这与阅文打造经典IP的思路背道而驰。

重回免费时代,意味着网文改革的成果将荡然无存,在直播、短视频泛滥,用户时间极度碎片化的今天,阅文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变数与挑战。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阅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