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狂欢过后 投资人:这不是我想投的社交产品

2019-01-17 11:02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三场发布会结束了,宾客散尽,投资人们摇了摇头。

“我看了一天段子了”,某文化产业投资人跟《投资界》记者吐槽道,“如果我注册了这些产品,就把签名都写上+WX1234567”。

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也在朋友圈发出了质疑,“这种大张旗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颠覆式创新有做成的先例么?”,末了,补充了一句,“没有傻X窗口期”。

社交赛道并非突然炸裂,据《投资界》在此前作出的统计,仅2018年前10个月,拿到融资的社交项目已逾70家,已直观表现“天下苦微信久矣”——当我们的社交只能依赖于微信,游戏、电商、广告、熟人、半熟人抑或陌生人熙熙攘攘地挤作一团,这款8岁的APP有太多的糟点。

逃离微信,是想减负。逃离的愿望愈剧烈,对产品的苛责也就越高,显然,昨日的三款产品发布之前,我们可能对它们抱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除了自我颠覆,是不是就没人能够战胜微信?整个社交赛道平均每4天一笔融资,为何投资人期待的社交产品还未出现。从这场全民诊脉中我们至少能够知道,我们不要什么样的产品。

失踪的马桶

囹圄之灾之后,王欣的热度愈发激烈。欠王欣一个会员的上亿群众,翘首以盼复出之后的首款产品,一副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要报答你的架势。

按照既定的计划,原本马桶发布结束,这款产品就会和大家正式见面,但还在发布会上产品链接就被微信封禁,官网又因服务器负载能力不够而无法注册。据昨日下载成功的零星群众反馈,这款APP频繁出现网络异常,发送话题也总是失败。直到此刻,这款产品依然还是失踪状态。

腾讯封锁、服务器宕机还不是主要问题。当前,业内主要关注的是,王欣选的这条匿名熟人社交赛道到底能不能碰。毕竟,社交终究属于强监管的赛道,又具备对荷尔蒙强烈依赖的属性。

在马桶MT中,匿名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地讨论和吐槽有趣的话题,发红包打听消息,还可以发起以LBS(基于地理位置)聚集的临时聊天群,一小时后,该群的群聊记录便会消失。

按照王欣的构想,他更想建立一个基于场景需求的短连接,从而降低用户在社会行为中遭受到的社交压力,解决社交实名化后最核心的痛点。在他看来,人与人之间的弱连接,是被严重低估的一种人脉,这些不稳固的人脉、弱连接构成了“人脉暗网”,它有更大的空间和自由让你表达。“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能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我们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样的长连接的聊天沟通产品”。

简而言之,降低实名社交的压力,满足好奇心与表达欲。更重要的是,绕过微信,不正面相抗——“微信比你想的要强大的多”。

个人以为,匿名、小范围和阅后即焚的形式,对用荷尔蒙的利用可达到最大,与对监管的影响却尽可能的压低,这无疑是个极具性价比的操作形式。这个层面来讲,王欣依然是个天才。

匿名和监管的底色到底能否相容,过去几年间的市场动向已经给出了答案。2014年,国外匿名社交软件Secret诞生,成立9个月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且估值高达1亿美元。一时间,从众者鳞次栉比,一年内,国内的匿名应用超过了20款,诸如无秘、Secret中文版秘密、乌鸦、呵呵、吐司、BiBi、叽叽、悄悄等。

彼时,这些软件自我的定义是开辟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之外的另外一种社交形式,提供了一种“宣泄”的功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匿名应用中的言论逐渐走向极端化。这些言论不仅触及到很多人的隐私,甚至还存在法律隐患,最终导致匿名应用式微。监管之下,匿名的快感如何获取,大概是马桶MT首要面临的问题。

也就在半年前,脉脉的“匿名”板块也被网信办责令关停。

多闪的方向反了?

和马桶相似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闪”也想降低社交的压力。但走向却是另一端——亲密社交。

发布会上,25岁的多闪产品负责人徐璐冉谈到,大多数人的朋友圈,陌生人和熟人都混杂在一起,多闪希望用户能够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自由分享生活,做真实的自己。

从产品设计上来看,多闪延续了头条系一贯的简洁风格,相比抖音更为克制。仅有“消息”和“世界”这两个界面,但多闪支持“随拍”功能,用户拍摄完某段视频,仅公开展示 72 小时,到时会自动转为仅个人可见。

对于产品设计的初衷,徐璐冉解释道,“视频让表达更亲密。聊天时可以发布视频红包、表情包、视频、图片等等内容。72小时消失,不用多说,类似于微信的三天可见;没有公开的评论、点赞,减少社交压力;虽然没了评论,但用户能够看到是谁正在看自己的视频,点击头像可直接发起聊天,从而知道谁在‘关心’你”。

只是,这种只能私信、不能发语音、只能视频或者文字交流的方式,到底是给微信的重社交减负,还是给社交恐惧症增加负担,还不得而知。我的朋友朵朵直言“我连语言都懒得发,用视频来社交恐怕是我用这款产品最大的障碍”。

必须要注意的是,目前多闪仅支持抖音账号登陆——毫无疑问,多闪承接了抖音赋予的满足用户视频社交使命。张一鸣的社交梦想已非一日。把用户沉淀到社交关系网,从而实现“基业长青”,对于字节跳动来讲是顺其自然的路径。

产品圈有小道消息称,头条内部有很多秘密的产品生产线,社交一直是其重中之重,去年已有相关产品打磨出来,但没火起来。也就在一个月前,多家媒体爆料字节跳动将上线一款年度级别的全新社交产品“飞聊”,对标微信。遮遮掩掩之后,“多闪”被推到前台,只是刚刚跑到正面战场厮杀,亦被微信封杀。

对于“多闪”的参战,华映资本投资人刘天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认为并不能起到撼动微信的作用。他认为抖音是想再划出一个圈层,缓解微信上的社交压力。“但我觉得恰恰画反了,应该往外画一层,做半熟人或者兴趣社交,这是头条的优势,而不是往里画一层做亲密社交。”

聊天宝?呵呵

比起头两款社交产品,老罗显然亲手推翻了子弹短信7天拿下1.5亿融资打下的江山,白白糟蹋了投资人的钱。

至于从子弹短信升级而来的聊天宝,在子弹短信雷声大雨点小的打了个哑火之后,再次出山似乎是来搞笑的。升级之后,最大的特色是可以通过聊天、购物、游戏或完成任务赚取金币,随后可以通过金币按一定比例转换为现金,不过,现金余额超过30元才支持提现。

按照老罗描述,聊天宝的获客手段只有俩字——给钱!聊天给钱!看新闻给钱!读书给钱!买东西给钱!玩游戏给钱!总之,动动手指,红包就有!如果你不想要,也没关系,在设置中关闭“领钱”即可,钱照样给你,只是会定期以你的名义捐出。此外,聊天宝还和中国移动和飞信合作,一键邀请通讯录中的好友,最高可获得2000元奖金。

说白了就是,来我的产品上赚钱,然后顺便我们用你完成APP启动,招商什么的就都来了。仿佛拼多多+趣头条+微信。此前子弹短信想要解决的信息效率的初心荡然无存。

只是,老罗你确定民众“逃离微信”的愿望,是想去喝另外一碗杂烩汤?

投资人:我想再投出一个微信

“刺激一下微信吧”,知名文化投资人曹海涛说,“有新的东西当然是好事,但一两年想撼动微信的地位还是天方夜谭。毋庸置疑的是,这些产品的诞生也确实产生了创新的东西,更加暴露了微信的弊端,这正是微信自查自省的好时机。如果没有这些竞争对手,说不定微信也要开始收费了呢”。但是谈及社交产品的投资,曹海涛显得格外谨慎,“我倒是投了一个产业园,里边包含社交的东西,但是单纯的社交产品风险太大,我要对投出去的钱负责”。

最新数据显示,微信的日登录量已超过10亿,这可能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款APP有10亿DAU的数量级。从这一层面看,微信的地位确实难以撼动,但却也到了不得不革新的阶段。投资人却也没放弃再投一个社交巨头的期待。

在此前接受《投资界》记者采访时,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对社交领域表现出了超高的期待。在他看来,当前的社交类项目都有明显的弊端,但是早期的社交类的项目单位投资成本并不高,尤其在天使阶段,可能几百万就可以投一个项目,但是潜在回报非常惊人。同时表示,颠覆式的创新社交产品,很难在巨头型的公司出现,“一个公司连续出成功产品的概率非常低,哪怕一个产品成功了,团队也会受限于以前的思维,很难再出现重大创新,反倒是小公司可能思路会更开阔一点。精准一点,注意分发效率,人群尽可能扩大化,这样的产品是我喜闻乐见的”。

同样保持期待的还有清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倪正东,“微信已经是一种基础设施、一个生态,和微信正面交锋,要么被杀、要么自杀。看看有谁能另辟蹊径、出奇制胜了。未来三年,还是有产品在另外一个场景和人群中成功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投资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