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他说:富二代的选择,无非三条路:一是接班,二是创业,三是……

2017-10-12 11:56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周士渊自认继承了父辈闽南商人喜欢搭圈子做生意的理念

从厦门高崎机场出发,仅需要不到20分钟车程,观音山旁几栋三十几层,分别顶着七匹狼、九牧王、安踏、特步、匹克、鸿星尔克LOGO的高档玻璃写字楼面海而立。

这里是“晋江系”公司的领地。这些20世纪末从福建泉州走出来的运动和服装品牌,多数已创业二十年以上。其中实力雄厚的公司为了招揽人才,先后在厦门设立运营中心,毗邻而居。

在七匹狼集团大楼的31层,《中国企业家》记者见到了周士渊。接近顶层是管理者办公室所在地,周士渊与父亲周永伟的办公室所距不远。天气晴好时,他们都可以站在落地窗前远眺金门。

周士渊出生于1988年,从英国留学归来后,他回到自家公司工作——这也是福建企业家二代的普遍选择。他目前的身份是七匹狼控股集团副总裁。

能快速升成副总裁,主要因为他是七匹狼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永伟的儿子。周士渊实际承担的责任,并不如他的职位一样关键。“重要的项目,还是我父亲来拍板了。”他说。

周士渊自称“好奇宝宝”,家庭环境又生来优越宽松。比起在父亲羽翼下做一个无休止历练的“皇太子”,他希望能早些实现更大的个人价值。况且谈接班为时尚早,生于1962年的周永伟刚刚55岁。“我父亲那一辈人,估计都要工作到七八十岁的。”

在福建,与周士渊类似的二代很多。2016年,周士渊集合起当地的二代,如银鹭集团陈清渊之子陈朝宗;厦门凯裕集团“少东家”张勇、泉州实业家之子许四孟等人,成立了启诚资本。作为发起人,投资工作让周士渊的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现在他每年要飞100多趟,往返于北上广或者国外寻找项目。

从左至右:许四孟,央银资本董事长,泉州实业家之子;陈朝宗,厦门禹道投资公司董事长,银鹭集团董事长陈清渊之子;周士渊,七匹狼控股集团副总裁,七匹狼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永伟之子;王前伟,厦信资本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承超,启诚资本合伙人;张勇,厦门凯裕集团副总经理,凯裕集团创始人张连机之子。图片来源:由被访对象供图

比起在七匹狼的工作,眼下周士渊更愿意谈自己在启诚资本做出的成绩。

成立一年后,启诚资本已成功投资了柔宇科技、云莱坞、极兆数据、职行力、狄耐克等十余个项目,二期3亿规模的新基金也正在募集中。业务涵盖了创业投资、资产管理、投资顾问等领域,投资方向聚焦于大消费、文化娱乐、产业互联网等领域。 2017年7月,周士渊入选了福布斯中国的“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比起北上广大量成熟、实力雄厚的投资机构,启诚资本目前的成绩与主打企业家二代概念,以及“刷脸”不无关系。

或许因此,周士渊谈起启诚资本,谦虚礼貌,也略显拘谨,偶尔会用些“消费升级”大而化之的概念回答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与上一辈人丰富而接地气的社会经验,“爱拼才会赢”、敢做敢言的闽商冒险精神相比,以周士渊为代表的二代创业之路坐享优越资源,亦怀抱雄心壮志;幸运地,父辈同时也能提供给他们宽松的试错空间。

家族创业基因

在闽南,海洋文化深入骨髓,崇尚“下南洋”离乡背井、出外谋生的打拼精神。周士渊的家族从祖辈开始,就有着浓烈的创业基因。

从小,周永伟和弟弟周少雄就耳濡目染,看着勤奋的父亲为生计奔忙。兄弟二人童年起就坐在父亲的脚踏车上,冬天跟着父亲去农村卖春联,夏天下乡卖冰棍。晋江当地谁家下南洋的亲戚带回外汇,常请周永伟的父亲代写回执。侨眷捐钱盖公寓,也会托父亲保管资金。诚信经商的意识,从小就埋在兄弟俩心中。

晋江的创业枭雄,大多文化水平较低,普遍高中都没有读完就出来打拼。周永伟兄弟有所不同,周永伟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工作,周少雄则被分到了新华书店。但受创业风潮的鼓动,兄弟二人还是都选择了下海之路。

改革开放后,晋江因地理之便,吸引了很多服装加工企业落户。1982年,周永伟瞒着父亲,从家里拿了3000元,相当于家中几年的积蓄,说要去做一些“稳妥的买卖”。实际上,他是到镇江参加了一个全国纺织品订货会,做贸易买卖。当时贸易还被视为“投机倒把”,风险很大。

不久,周永伟就劝说两个弟弟周少雄、周少明同他一起下海。靠“贸易”买卖,周永伟和两个弟弟、四个中学同学一起,建立起自己的纺织品贸易公司。几个人吃苦耐劳,对市场又反应机敏,六七年后,贸易公司积累了200万元资产。

这时,与周永伟往来的多是香港或台湾在大陆设立的服装厂,从事改革初期推行的“三来一补”服装贸易。港台厂家生产的服装多粗制滥造,质量参差不齐,而大陆的消费者已经开始对高档服装有了追求的欲望。周永伟决定自己开办加工企业,创业团队既然是七个人,“七”在闽南有吉祥的意义,于是“七匹狼”品牌应运而生。

此后,七匹狼借助外商的支持,引进了先进的生产设备,并推行了成熟的管理模式,与同类企业相比,七匹狼快速取得了高起点。由于面料讲究、款式新颖,1993年以前,市场还处于短缺经济,七匹狼服装一生产出来,就有人来排队订货。“夹克之王”的美誉也是在那时形成的。

回忆往昔,童年时期的周士渊对父亲与叔叔们的这段打拼经历并没有多少印象。“因为我和父亲基本见不到。”

周士渊上小学时,正是父亲最忙碌的时候。母亲陈鹏玲作为全职家庭主妇,重心都放在了照顾父亲身上。因此,周士渊被送到了私立的全托小学,每上14天课,放假3天。“每个月大概只能见到父亲两三次吧。”

高中和大学,周士渊转到英国留学。父亲给他提供的生活费虽然不算拮据,但也没有多余的钱用于玩乐。大学专业,周士渊选择了市场营销方向。每个假期回国,父亲都要安排他到公司实习。几年下来,设计部、工程部、采购部,基本集团的各个部门走了个遍。

开始,周士渊只是应付家里,“学生嘛,更多时间还是想着玩”。毕业后,周士渊被安排进集团的地产事业部工作。厦门五缘湾的亚洲十大豪宅之一——恒禾七尚由周永伟主导开发。开发的三年多时间里,周士渊跟着父亲,从讨论住宅定位,到与数十名建筑设计大师、景观设计大师、空间美学设计大师规划空间,再到实质动工,全方位参与了该项目开发的整个过程。

整个开发过程,让周士渊感到了实业之难和“地产工作十分枯燥”,又需要许多应酬工作,这让比较腼腆的他感到不太习惯。

多元化投资

2013年底,周士渊看到,实业经营普遍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2017年8月,七匹狼花了3.2亿元,拿下在时尚圈素有“老佛爷”之称的Karl Lagerfeld自有品牌大中华区运营实体控股权。

周士渊认为,此前七匹狼的市场定位比较大众,轻奢的“老佛爷”会提升七匹狼的品牌形象。“我们的渠道、供应链也可以帮助这个品牌进入中国的整个市场。”

实际上,从1994年开始,七匹狼就不断面临着如何转型和生存的问题。在晋江系服装品牌中,七匹狼也不断做出了开历史先河的举动。

1993年前,七匹狼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1994年后,随着消费市场告别短缺经济,服装企业同质化竞争日趋激烈。七匹狼产品相对单一、价格较高、销售网点不足的劣势逐渐暴露出来。1995年开始,七匹狼决定转换思路,着手在福建省建立直营专卖店试点。2000年开始,周永伟和弟弟周少雄,开始说服股东与合作伙伴,谋求上市。

上市之路并不平顺。“公司是个家族企业,兄弟之间不分彼此,产权不明晰,很难做大。上市使激励机制得以建立,管理水平得到提高,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来自证监会等外部管理的力量,也会督促公司的而发展。改制时期的6000万元资产不可流动,现在可以变现、交易,需要投入时也可以倒出资金。”周永伟说。

搞股权分置改革和股权激励,在福建省七匹狼是第一家。2004年,七匹狼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成为晋江第一只中小板上市公司,也是休闲服装板块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周永伟回忆,上市对七匹狼来说是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由于周永伟出身银行,对投资一直抱有浓厚兴趣。2004年,七匹狼上市,资产分拆后,他主导七匹狼入股兴业银行,逐渐增减持,最高时持股1.7亿多股,在2009年间全部套现,以成本价3元/股计数,七匹狼获益在十倍以上。仅这一项,就入账超过40亿元。

2007年8月,周永伟将七匹狼股份公司董事长一职让贤给品牌运作上比较成熟的弟弟周少雄,自己只保留了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和七匹狼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职位,专注于外部投资业务,形成了“三驾马车”格局。

其中,七匹狼股份公司专注于上市公司服装主业,由弟弟周少雄打理。七匹狼投资主攻战略投资、理财领域,七匹狼集团则驻守大本营进行资源整合,后两家公司可视为周氏兄弟及家族成员资产,由周永伟打理。

后来,“实业+投资”的并进分工,被晋江当地许多企业效仿。晋江当地企业曾笑称:“七匹狼卖服饰的收入,大概也就是其投资兴业银行利润的零头。搞实业显然没有搞投资来钱快。”

周永伟的投资思维,对周士渊影响很深。周士渊可以熟练地历数目前七匹狼控股的投资成绩:“我们很早就是一家多元化公司了。除了兴业银行,围绕着金融板块,我们还投了重庆农商行、成都农商行、光大银行,最近又投了厦门国际银行。证券方向包括国泰君安、中山证券,我们都是他们的前十大股东之一。保险方向,比如阳光保险,我们也算是它的主要股东之一。除此之外,我们还有类金融平台,像小贷、典当、融资租赁、担保等等。”

周士渊坦言,像这样大的项目,自己在集团中暂时还无法深度涉及,主要由父亲操盘。但他更希望先通过运作启诚资本,从中早期的新经济方向,探索道路,最终试图反哺家族的产业。

参与创投

周士渊刚刚开始有参与创投的思路,正值2013年,互联网金融、股权投资方兴未艾,创投市场风起云涌。2015年底,他把这个想法分享给了身边的二代朋友,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反正“我们的选择并不多,无非三条路:接班、创业、投资。”

周士渊坦言,在做投资的过程中,与二代朋友可谓一拍即合。在企业家二代圈子中,周士渊算是一个比较活跃的连接点。他说,闽南家族历来就有抱团取暖的传统。况且,VC的投资风险日渐提高,大家需要分散投资、分散风险。

摄影:大万

初涉投资,周士渊先盘点了一遍手中的资源。七匹狼控股目前参股深创投,这个条件可谓得天独厚。深创投遇到比较有价值的项目,也会主动与启诚资本分享。

目前,启诚资本手上最重磅的项目是柔宇科技,这个项目也是通过深创投获得。柔宇科技主打超薄彩色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以及多种智能终端。2016年 10 月,柔宇创立四年,估值已突破 30 亿美元,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科技创业公司之一。2017年10月,柔宇科技 D 轮融资股权与债券融资合计8亿美元。除了深创投,启诚资本还与隆领投资、峰瑞资本、英诺天使基金及火橙资本等国内一线机构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

周士渊自认继承了父辈闽南商人喜欢搭圈子做生意的理念。靠着强烈的认祖归宗的信念,合伙一直是福建人最喜欢的经营模式。

“在厦门本地,圈子本来就比较小,上一代的关系也特别融洽。虽然你看这一片楼,大家都是做服装的,但都是良性竞争。企业家之间的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交流经验。”

2017年7月10日,是安踏上市10周年的纪念日。安踏在香港举办纪念晚宴,周士渊和父亲、以及许多晋江系运动品牌与服装大佬都被邀请参加。晚宴上,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对安踏十年的回顾和总结,对周士渊启发颇深。“父亲他们那一辈人,都愿意无私地与同行分享自己的管理经验。”

丁世忠曾经多次表示,晋江商人亲如一家。各家品牌之间会联合在一起采购,能够有更强的议价能力,降低成本。丁世忠与九牧王董事长林聪颖私交甚笃,在厦门建立运营中心时,两家公司的办公楼也紧紧相邻。在晋江安踏总部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晋江商人也常常把球场当做社交场所,比如鸿星尔克董事长吴荣光就不时在球场上与丁世忠相见。

因此,在晋江当地形成了颇具特色的产业集群氛围。品牌之间虽有竞争,又能互相促进。“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到半小时货品就能送到公司来。”在男装品牌之间,七匹狼请齐秦做代言人;劲霸男装以进入巴黎卢浮宫为卖点;柒牌男装主打“中华立领”,品牌之间各自为战,很少互相拆台。

对此的解释,周士渊说:“因为我们是侨乡文化嘛。在贫困年代,走出去的华侨都会想办法回馈乡里。”福建商人之间不仅爱合伙做生意,资金拆借也十分频繁和活跃。

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周士渊一直很注意培养自己的朋友圈子,同时寻找机会。启诚资本的企业家二代能走在一起,周士渊认为,关键原因也是大家都希望寻求为原有传统闽南家族企业转型升级的办法,而投资只是破局出路之一。

二代的矛盾

闽南作为中国宗族观念最浓重的地区,晋江系公司多是家族企业。由夫妻或者兄弟搭班,从小作坊起家,产业链也基本由家族企业分工合作构成。在发展中引入高级生产流水线,各辟营销蹊径;伴随中国消费转型一路提升品牌形象,再用上市完成股份制改造。

强烈的家族凝聚力,也让福建企业的二代接班颇具特色。一般来说,家族企业能够顺利从一代手中传给二代的比例不超过20%。多数二代,可以说无心、也无力接手家族事务。

但在晋江乃至整个福建地区,创业企业家子女能接班企业的,至少占到一半以上,这个比例可以说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周士渊身边的二代朋友,包括启诚资本的合伙人陈朝宗、许四孟等人在投资之余,都要拨出时间帮忙打理家族事务。

在多靠实业起家的福建,虽然周士渊的投资做得风生水起,但在老一辈人看来,投资毕竟与赌博无异,特别是风投,更有“不务正业”的嫌疑。“父辈们去并购或投资一家企业,总想要把它完全掌控下来。其实这样可能反而会让原公司失去创新动力。”一代企业家更希望子女回归实业,将家族的事业延续下去。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家族企业课程主任高皓曾对福建本土富豪家族企业做过调研,福建企业家培养子女,倾向于比较典型的做法。

第一代企业家白手起家,希望生活优渥的孩子也能体验艰辛的历练过程:让他们毕业后从基层岗位做起,给他一个单独的业务部门、分公司、子公司、企业的新业务等等。这对第二代的成长是一个快速的锻炼,即使失败也不会给企业或者家族主营业务带来致命的打击。

但在周士渊看来,福建当地的二代虽然多数被动地接受了这样的安排,但在实际工作中,许多人处于迷失的状态。“毕竟做实业太苦了。”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之子王夫也是周士渊的朋友,他曾总结过企业家二代的心态,或许可以代表二代的一种普遍状态:“我们比其他人更了解创业的过程和艰辛,这是从小就体会到的。我比较懒,没法儿像创业团队一样每天高负荷地工作,我周遭的环境可能太浮躁,投资更有利与我这样的发散性的思维。”

不过,周士渊和他的二代小伙伴们即便不愿接手家族事务,也有更多的选择。目前,国内已经有许多家族财务办公室、家庭信托等工具可以帮助解决家族企业交接中发生的种种矛盾。给不愿接班的二代解决未来的生活,给愿意接班的二代提供更平顺的交接过渡、业务评估等工作。特别是,在福建地区许多企业涉及兄弟创业,那么接班人如何选择,不要发生内讧等家族危机,都可以寻求家族办公室的帮助。

现在,周士渊暂时还不必面对如此矛盾的选择,他更专注于如何将启诚资本做深做大。与浙江、广东相比,福建的家族企业起步比较晚,差不多晚了10年,而且相对集中在泉州地区。大部分福建一代企业家普遍年龄在50-60岁之间。因此,接班问题暂时还没有提到他们的紧要议程上。十年后,福建富豪家族企业的接班潮才会真正到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富二代创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