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手法精准 招招致命 这家“友商”要将UU跑腿置于死地

2017-10-11 13:11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乔松涛经历过很多次商战

6 月到 8 月这两个月,是 UU 跑腿成立两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今年 6 月,一位“跑男”转给他一篇所谓的爆料文章。爆料者自称是一名入职 UU 两年的离职员工,文章核心内容是: UU 跑腿资金链断裂、融资造假、涉嫌非法集资、内部管理混乱、核心高管团队集体出走、管理层是亲戚党。据爆料者称, UU 跑腿今年 1 月的 9600 万融资涉嫌造假,实际到账只有 600 万。

看过文章后,乔松涛有些生气,“其实 600 万只是定金,后续款都到位了。”他告诉猎云网。“很多都是断章取义,被恶意夸大,表述也是模棱两可。” UU 跑腿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UU 跑腿成立于 20156 月,直到今年 6 月才刚满两年,乔松涛让人事查了一下离职员工信息,查来查去只有一个,他看了一眼那个名字,是自己的好朋友,不可能是他。

因此,乔松涛并没有放在心上。作为 UU 跑腿创始人兼 CEO ,他当时正忙着在全国进行商业布局,来不及在乎那些黑稿。

UU 跑腿是成长于河南本土的明星互联网创业公司,是一家在众包理念下搭建的智能信息管理平台,通过利用闲散的社会资源来解决同城急需的配送需求。自 2015 年上线以来, UU 跑腿已经覆盖超过 80 座城市,拥有超过 50 余万名“跑男”。而“跑男”是 UU 对于配送小哥的昵称。

接踵而至

乔松涛是技术出身,对市场和人心想得没那么复杂。

但是,网上的负面信息却越来越多,类似的内容,不同的平台。并且开始在百度、天涯、猫扑以及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大量传播。

《曝光一个郑州本地最无耻不要脸的公司 UU 跑腿》、《这才是 UU 跑腿的真面目》、《号称刚融到 1 亿的 UU 跑腿为何疯狂圈钱刷单?离职员工爆料,其资金链遇危机》等等,帖子数量多达上千篇,且均为匿名。

到了 710 日前后,负面信息数量达到了新高,一大批稿件被集中爆了出来, UU 跑腿的百度指数也冲上了一万多,达到历史最高。

这个时候,不少媒体人提醒乔松涛有人花钱发黑稿,指名要黑 UU 跑腿,开价从数千到数万,并且发了截图给他,要他重视。

乔松涛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截图显示,不明身份人员频频联系网络推手,寻求付费投放上述负面文章。对方表示,所发布负面信息只要坚持 48 小时就行, 48 小时后可删除,主编个人转也行。

“大部分媒体还是比较有正义感的,尤其是本地媒体,一个都没发。”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告诉猎云网。据他介绍,发布的主要是一些非河南人运营的自媒体,例如名称为“河南号”的公众号,实际运营方为广东一家公司。

而与此同时,几乎所有高管和骨干员工都接到了猎头打来的电话,对方开出三倍薪水挖人,搞得公司内部人心动摇。

此外,还有人专门组建了微信群,将郑州的“跑男”拉进群内,把网上流传的负面信息转发至群内,并进行评论。导致“跑男”开始对公司的经营产生误解和猜疑,并且大量流失。

有人告诉乔松涛,这事背后一定是有人在策划。

起初,乔松涛以为是同城的一家竞争对手所为,此前, UU 就曾与这家公司展开过激烈竞争。

“偷我们的保温箱,配送员上去送东西,回来箱子没了;碰到跑男就换装备,将我们的余额全部转到他们平台;挑起商家恶意差评,手段很多。”对于这些, UU 的团队已经习以为常。

但这一次,对手似乎来者不善。

釜底抽薪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并且做了精心的准备,手法精准,招招致命!

对手的打击分了几个维度:

一开始,在网上大量散播关于 UU 跑腿的负面信息,并且雇佣水军进行炒作。

当网上信息开始发酵后,对手通过多种渠道向“跑男”暗示,说 UU 快倒闭了,要跑路了。而他们是国内某电商巨头旗下的,实力雄厚,并且把网上的文章作为佐证,以此来瓦解“跑男”军心。

在线下,竞争对手针对“跑男”,尤其是核心“跑男”,采用免费换装备的方式,挖走 UU 的核心运力,目的就是想造成 UU 有单无人接。

而这些负面消息也直接影响了“跑男”对公司的信心,“跑男”的离职人数在一周内创了新高。“郑州通常情况下一周就解约十几个人,但那一周就解约了一千多个,而且解约的都是核心运力。”上述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 UU 跑腿在全国范围内总共有约 50 万注册“跑男”,其中郑州有约 6 万。

“跑男”是 UU 跑腿的核心价值,是整个团队服务的第一重点,也是乔松涛最看重的人。“他们是一群老实人,平均年龄 32 岁,正是而立之年,又拖家带口,大部分只是想老老实实工作、挣钱,却被无故拖进一场刻意营造的是非。”乔松涛有些无奈。

每年 3 月到 9 月都是配送行业的黄金时期,因为这个时间段的运力最充沛。而天气转凉后相应的招募成本也要高很多,所以竞争对手选择的时间点显然也很精准。

除了针对“跑男”,猎头也在疯狂挖人,导致不少 UU 员工的流失。“猎头的本意其实不在纳贤而是拆台,只为扰乱 UU 的军心。而且由于网上大量的负面消息,直接导致 3VP 级的人员没有入职,因为他们觉得公司风险比较大。” UU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 UU 跑腿在投资领域,似乎也遭到了一些利益集团的排挤。

69 日, UU 跑腿召开发布会,宣布获得启赋资本、天明资本等 1 亿元的 A+ 轮融资。此前, UU 跑腿分别于今年 1 月获得了由天明集团领投、锐旗资本跟投的 9600A 轮融资,以及去年 7 月,启赋资本的 1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本来 UU 跑腿的 A+ 轮还有别的投资机构,还是挺知名的大资本,此前一直在尽调阶段,但因为一些负面信息撤出了,否则可以有一个更大的融资。

“从上面把投资封死,从中间破坏人才引进,从下面瓦解‘跑男’军心,这是很强大的套路,是釜底抽薪。”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这,是一部教科书式的公关大战。

浮出水面

大量的负面信息以及人员流失,导致 UU 跑腿在短时间内业务量骤减,损失严重。

无奈之下,乔松涛选择了报警。

“如果对方没有伪造一些事实,没有人身攻击,我们也不会选择报警。”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 UU 在报警的时候,拿出了投资人的打款记录、公司资金明细表、高管职务调动档案表以及骨干员工持股证明等证据,警方看到相关证据才予以正式立案。“我们有确凿证据,到法庭都不怕。”上述负责人告诉猎云网。

根据 UU 跑腿提供的证据以及线索,郑州警方顺藤摸瓜,很快便锁定并控制了相关嫌疑人。一家位于上海名为“上海启传锐博公关顾问有限公司”的公关公司开始浮出水面。让乔松涛没想到的是,数名嫌疑人竟然是来自总部设于上海的同城快递“某友商”。

乔松涛对这位“友商”一直很尊敬,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创业之路,从同样的艰难中一路走过。去年 10 月,“友商”创始人还曾亲自去郑州拜访了 UU 跑腿,那个时候双方的业务还不在同一方向。

据了解,此前这家“友商”一直专注于 B 端服务, UU 则专注于 C 端服务。而“友商”创始人在回到上海后,立即调整了业务方向,由之前的 ToB 业务调整为 ToC 业务,并且开始进行 C 端测试。

这次的见面, UU 几乎把自己的模式毫无保留的分享给了对方,包括整套的战队管理模式。“他们的模式就是抄我们的。” UU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而据猎云网独家获得的确切消息,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所说的“某友商”就是达达与京东到家合并组成的新达达。

达达成立于 20145 月,主打众包物流,主要为 O2O 平台提供配送服务。此前,达达一直专注于 B 端服务,还曾推出过外卖平台派乐趣,但没有做起来。

一位业内人士称,达达之所以向C端转型,主要原因在于新美大等一些外卖平台要做商业闭环,打算把所有第三方配送切掉,而达达 95% 以上的订单都来自于外卖,因此如果达达不延伸体系,系统就会崩塌,所以只能抢占 C 端市场。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警方第一批 抓获的涉案人员中 ,包括了达达以及公关公司的多名工作人员。“后面又抓了一批人,其中一部分可能是‘水军’,但具体情况警方没有透露。”该人士告诉猎云网。

这些人涉嫌炮制并传播了一系列抹黑 UU 跑腿的公关文。而据警方透露,仅在天涯、脉脉、微博、贴吧等 PC 端,对方就投入了大量资金买稿。

水落石出

警方的立案调查,让对手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或许没想到,警方真的会找上门来。而这或许也将成为近年来第一起因为黑公关被抓的商业案例。

很快,对方就找到了 UU 跑腿的投资人来和乔松涛沟通,这是他很敬重的一位大哥,“直到他们主动找上门来,我们才知道人被抓了。” UU 跑腿一位相关负责人说道。

830 日, UU 跑腿收到了上海启传锐博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发来的致歉函,其中提到,该公司员工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正接受司法机关调查。

在这家公关公司官网的合作伙伴一栏中可以看到,京东到家和达达都是这家公关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但出事以后,达达和京东到家的 logo 已被撤下。

目前,网上大部分负面信息的链接已被删除。“他们承诺删帖,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删除,依然还能搜到,这些对我们的影响是不可逆的。”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表示。

面对公关公司的致歉函,这位负责人表示,希望可以调查个水落石出,还 UU 跑腿清白。据了解,目前案件还在侦办中,待警方结案后, UU 跑腿或向竞争对手提起追偿或诉讼。

虽然,对方给 UU 跑腿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伤害,但乔松涛却有些心软。

“被抓的姑娘和我们公司的员工都差不多大,因为公司被关进公安局那么久,其实蛮心疼的,想着要不就算了吧,我们不追究了,只要给我们道歉,保证以后不会这样我们就可以原谅他们。”乔松涛说。

他给警方递去了谅解书,被抓进去的两个女孩得以取保候审。“抓人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目的是消除负面影响,把损失拿回来,然后签公平竞争条约,不打价格战。”乔松涛觉得都是创业者,得理要适当饶下人。

UU 跑腿也给达达递去了谅解函,但对方并没有因此感激他们。达达的律师说“不用你们这样做,我们自己可以搞定”。

U 战役

虽然,对手一边在讲和,但从始至终都将 UU 跑腿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今年 5 月,达达在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进入 C 端。其实早在今年 3 月,达达就决定跟 UU 跑腿开战,针对的矛头有两个,一个是 UU 跑腿,一个是闪送。

据知情人士透露,达达内部定的目标是 3 个月干掉 UU 。甚至在内部开展了“平 U 战役”,从全国抽调了 80 多个 BD 精英到郑州。

竞争对手的员工在朋友圈流传出一张“平 U 战役最佳战队”奖状。在奖状的右下方,隐约还可以看到竞争对手的 logo ,而平 U 战役针对的对手是谁,不言而喻。

但乔松涛并不惧怕这样的竞争。

目前,市场上有 UU 跑腿、达达、闪送、点我达、人人快递等多家专业型同城配送公司,还有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公司,以及四通一达等传统快递公司。此外,一些乳品企业或蔬菜公司还有自己的配送队伍。

而随着网购、外卖与懒人经济的持续蓬勃,同城速递业务规模也迅速扩大。除 C2C 业务外,蛋糕、鲜花、商超等海量零售服务( B2C 业务)也正在接入。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同城即时速递是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子行业,未来 5 年仍将保持 30% 的增速,预计到 2020 年,全国市场规模将超 2000 亿元。

但随着巨头的介入,国内同城速递市场格局已初定, B 端被京东系和阿里系占据,分别为达达和点我达; C 端有闪送和 UU 跑腿,而 UU 在阿里和京东之间都没有站队,因此经常被人唱衰。

广阔的市场前景,也导致各家企业竞争非常残酷,当惯常的竞争手段难以颠覆对手时,就有可能会采取一些极端方式。

UU 跑腿两年内与国内同城快递的前几名都直面竞争过,对手都来自一线互联网公司,不缺钱,擅长大规模补贴战, UU 能全身而退十分不易。

但是,这次的竞争对手在与电商巨头合并后,不仅体量大,而且资金充裕,来势汹汹。

对手善于打钱,通过补贴,每单价格只有 UU 的几分之一,但 UU 跑腿并不忌惮这种补贴战。乔松涛明白,如果 UU 不做好差异化服务,很快就会被钱砸死。

UU 跑腿主打中高端细分市场,虽然没有巨头撑腰,但 UU 的服务和价格,却处于市场顶端,正常客单价在 18 元,对手只有 2-3 元,差距很大。而这得益于 UU 更快、更好的服务。

“你敢把 50iPhone 8 手机交给配送员吗?但是交给 UU ,没问题。”乔松涛很自信。

乔松涛出身于程序员,最擅长的就是把市场、运营技术化。为此, UU 跑腿开发了一整套经营分析系统,其中有 800 多个运营指标,针对不同的订单有不同的算法,针对不同区域,还有一定的预测能力。很多投资人看到后都非常震惊。

但是公关战,乔松涛完全不在行。在他看来,几篇黑稿就可以搞死一家企业,简直不可思议。“在二线城市创业,最难的就是找人,河南缺乏互联网人才,尤其是优秀的品牌和公关人才,我们开个发布会都没有声音。”乔松涛说道。

但在一线城市的互联网企业,对于网络公关战早已习以为常。与此同时,一些“黑公关”也应运而生,杜撰并散布虚假信息,恶意攻击竞争对手,有偿化解负面信息都是常用的手段。

但像 UU 跑腿这样遭遇竞争对手恶意诽谤的并不多。更多的是针对企业策划负面新闻,将竞争对手的缺点进行放大并传播,这些手段较为隐蔽,企业往往也无力反驳。因此很多时候,企业出于减少影响的考虑,大多选择花钱删帖或是要求撤稿,鲜少有企业揭露事情真相。

“我们也尝试过删帖,但发现根本删不完。”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表示,于是他们只好选择报警,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自证清白

919 日, UU 跑腿在郑州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了部分当地媒体,对此次被竞争对手恶意抹黑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并且公布了部分证据。

“相关文章在网上广泛传播后,对 UU 跑腿的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也对 UU 跑腿的用户、‘跑男’以及公司员工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伤害。我们深知互联网创业的不易,一路上充满热忱、勤勤恳恳,从未哀怨过什么,只是悉心守护着自己的‘麦田’。但没想到却经受了长达数月的诋毁。” UU 跑腿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表示。

但在此次发布会上, UU 跑腿并没有点名。乔松涛希望事情到此为止,不想扩大,他要的只是消除影响。

UU跑腿发布会现场

虽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 UU 跑腿的商业信誉却受到了极大影响。

这一次,对 UU 跑腿的伤害太大了。我们不怕竞争,却很怕这些无端而来的恶。乔松涛说道。“如果是小公司就死了。”他反复念叨这句话。

“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是全方位的,用户流失、跑男流失、品牌受损。而且牵扯了公司太多的精力,付出的成本难以估算。”乔松涛说。

5 月之前, UU 跑腿还是盈利的,但后面三个月却连续亏损。乔松涛和他的团队不得不投入大量资金去维护合作伙伴,消除负面影响。

UU 跑腿目前共开通了 80 多座城市,仅 5 月就开通了长沙和南京两座城市,原计划后续每月开通 4 座城市,但这三个月只开了成都与合肥 2 座省会城市。“当时储备了 20 多个城市经理,因为这个事情走了一大半,导致现在无人可用,只能重新招募、培养,直接影响了城市开通进程。” UU 跑腿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

825 日,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规定指出,从 101 日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包括各种新闻、直播网站、应用、论坛,需要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原则,对注册用户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

有业内人士表示,《规定》实施后,没有实名认证的用户都不可以发帖,今后造谣将不再低成本。乔松涛则呼吁,整个市场应该良性竞争。

9 月初, UU 跑腿的另一个竞争对手也被曝出丑闻,标题同样耸人听闻:《妻子给丈夫快递汤有怪味,快递员:汤喝了加了尿》。

有跑男将这条新闻转发了朋友圈,乔松涛知道后,让这位跑男删了,在工作群中,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各位伙伴们,请大家记住一件事情, UU 未来能赢,一定是赢在正确的价值观下,做正直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咱们周围的竞争对手,其实也是咱们某种意义上的合作伙伴,大家共同的教育了这个市场。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人在黑他们,但是咱们不能跟着他们走。”

尽管 UU 曾与这个竞争对手激烈竞争过,但乔松涛并不想落井下石。在乔松涛看来,创业就应该做正直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不会倒下,我们只会越来越强大。”在经历了一系列“腥风血雨”之后,乔松涛说。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UU跑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