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小米进入“更年期”

2019-03-21 17:41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在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放缓的背景下,小米2018年度财报显得尤为重要,关于在行业慢增长甚至负增长的状况下,如何正确,客观,理智看待小米的现状及挑战是相当重要的。

在财报发布之后,相当舆论都关注到了Q4智能手机销售环比下降的问题,小米方面对此也有回应,理由为“Q4调整了新机发布节奏”,当期仅发布了MIX3和小米Play两款产品,且后者发布在年末,对财报表现要滞后一些。

那么,在这个行业大背景相对“悲观”的环境中,小米究竟要如何应对以求软着陆?以上问题为本文关注核心。

小米下行两个指标:库存周转和供应链关系

2018年Q3,小米收入为508.5亿,彼时库存为265.4亿,但到了Q4,收入442亿,库存却达到了295亿,销售变缓,库存压力陡增。

若用库存周转期=(平均存货×360)/产品销售成本,这一公式测算,2018全年,小米库存平均周转周期为66天。

虽然小米强调在1月,库存周转周期已经降到了55天,但实际上,这已经是小米历史最高水平。

从企业风险管理角度看,库存周转周期加大,意味着企业内部在最初对这场行业下行的准备或有不足,对库存管理未认真对待或严峻程度超出预期,这一方面拖累了盈利水平,截至2018年,小米计提库存跌价拨备19亿,去年同期则为7亿,增加销售成本,而另一方面,也在倒逼小米加快进行业务调整。

2019年1月,小米将红米品牌独立为Redmi,与此前一心要做高价高品质的旗舰机不同,该系列将继续主打性价比,新发预售的Redmi Note 7 Pro售价也仅为1599元,仅为Mix3的一半。

虽然雷军认为“性价比并非低价,而是同样价钱买更好产品”,但小米在2019年前后,从Play到Redmi的发布,都是在向市场透露一个信息:小米要继续向价格敏感型的下线市场要增量。

2018全年智能手机平均售价为1068元,但Q4该数字为1004.7元,低于全年平均值。

从1月底,库存周转为55天看,该手段已有部分成效,但同时也看到,即使是55天,该数字仍然要高于小米此前危险的2016年,这也直接证明,这场行业悲观较之过去要更为严峻,等待小米的考验尚在后面。

从供应链角度看,在普遍看衰的行业背景以及在以锤子科技为代表的拖欠供应商账期问题之下,小米这类头部手机厂商在供应商处的议价能力开始有所松动,厂商要更加认真呵护供应链关系,以求产能稳定。

在资产负债表中,贸易应付款代表向供应商采买产品和服务的负债,那么就可以用该数字来判断小米对供应链关系管理问题。

用贸易应付款周转期=(平均应付款×360)/产品销售成本,这一公司计算,2018年贸易应付款周期大致为95天,与2017年大致持平。

但在2018年Q3,贸易应付款为526.5亿,但在Q4该数字为426.9亿,下降幅度强于成本增长降低力度,这意味着在Q4小米开始有意降低供应链的资金压力,也证明,Q3供应链应付款压力要高于平均值。

在库存周转压力加大,贸易应付款周转周期紧锁前提下,为了稳定现金循环周期(库存周转天数+贸易应收款天数-贸易应付款天数),小米尚可以通过调节贸易应收款(给代理商回款周期)来降低现金压力。

从2018年中,到Q3和年末,贸易应收款余额分别为71.1亿,84.9亿和56亿,Q2到Q3,贸易应收款余额增幅大于营收增速,为鼓励经销商(尤其是重要的印度当地经销商),小米加大对经销商的资金补贴,而到Q4,行业下行以及小米内部压力,开始缩减应收款余额,全年贸易营收款周期大致为11天,与上年基本持平,但Q4的压力要大于之前。

通过以上分析,小米着实已经处于下行压力不断加码的区间,在这个区间内,不仅意味着收入降低,且各类支出和现金补贴均要有所调整,小米要逐渐适应勒紧裤腰带的日子。

此外,随着对经销商资金补贴力度减少,如何稳定经销商关系也是小米接下来关注的重点。

对于小米来说,保持当前局面,稳定用户和供应链端的信心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小米的互联网征程还顺利吗?

为了降低硬件制造业的压力,小米将互联网收入视为其业务的铁人三项(其他为硬件和新零售),甚至有一度有舆论认为小米估值应该参考“腾讯+苹果”算法,即兼具硬件和互联网双重属性,但迄今为止,资本市场对小米定价仍然参照硬件企业,18倍的市盈率与联想相差不大。

那么,小米的互联网概念是低估还是高估呢?

整理从Q2到Q3、Q4,平均MIUI用户对互联网收入贡献额,分别为:19.1元,21.1元,16.5元,从Q3到Q4,互联网收入总量由47亿元降至40亿元,MIUI用户虽然增加1800万,但人均贡献反而下降,此外MIUI用户绝对值增幅均在1800万左右,但环比增长率其实已经放慢。

在2018年Q2,小米国际收入占比已经高达36.3%,全年占比为40%,且印度成为重要增长引擎,但为何互联网收入却不降反退呢?

原因在于,海外市场在Google Play为代表的安卓系统之下,用户对小米互联网增值服务的需求量并不大,此外,在国内,在游戏行业的冰冻期下,小米互联网收入最大贡献量也遭遇压力。

若在此总结小米的出海行为,可以概括为:1.前期以出货为主,降低库存压力;2.在出海初期,对互联网收入困难估计不足,或者说小米在海外与安卓的竞争考虑不足,稀释了互联网概念。

从绝对值看,互联网收入降低对小米并未有太大影响,但如前文所言,互联网收入关乎小米未来的市值问题,在这条苹果尚未完全走出的道路中,小米能否成功,目前还是存疑的,但对于国际化而言,稳定大盘才是当下最需要考虑问题。

小米在2019年以来已经采取了诸多的应激性措施,有些已经发挥作用,但有些尚需要相当长时间去观察,考量,从行业角度看,小米当下的问题也是大多数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如供应商的逼债,销售放缓,现金流吃紧,加速了锤子的退出。

如果说之前的小米是一个充满活力,具有无限想象的少年,那么,现在小米则应该进行内外调整,适应自己进入“更年期”的现状。

小米作为上市公司,其数据给从业者提供了相对真实的样板,也希望行业可以以此为参考,励精图治,杀出血路,早日走出低谷。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小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