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屋漏偏逢连夜雨 法拉第未来遭遇11起新诉讼

2019-03-04 21:06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3月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自从2018年10月首次宣布大幅裁员和减薪以来,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又遭遇了新的挑战:供应商和承包商对该公司提起了11起新的诉讼,而且几乎所有案件此前都没有被报道过。这些公司总共要求法拉第未来支付近8000万美元的欠款、赔偿金和相关费用补偿。

在所有这些诉讼中,法拉第未来都被指控在与这些公司签订合同后不久就出现违约行为。此前,法拉第未来曾遇到过类似情况,据称在其2017年的财务危机中,该公司欠了大约1亿美元的未付账单。但总体来看,这些新的诉讼提供了法拉第未来目前所欠债务以及债主身份更加清晰的线索。

法拉第未来首席财务官迈克尔·阿戈斯塔(Michael Agosta)去年在法庭文件中承认,截至2018年10月份,这家初创公司欠供应商的钱超过5900万美元。新的诉讼表明,这笔钱的总额现在可能要比那时高得多。法拉第未来的代表尚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些诉讼恰恰是在法拉第未来几乎耗尽现金的情况下提起的。2018年末,法拉第未来与其主要金融支持者-中国房地产集团恒大(EverGrande)陷入法律纠纷中,使得法拉第未来再次濒临崩溃。尽管双方已经达成休战,但数百名于2018年12月被安排无薪休假的员工本周被告知,该公司没有足够的现金让他们重返工作岗位。法拉第未来也很难找到其他投资者来支持其当前造车努力。与此同时,许多关键员工已跳槽至其竞争对手里维安(Rivian)旗下,包括该公司电动传动系统背后的团队。

自去年10月份以来提起的11起诉讼中,规模最大的一起诉讼来自德国主要汽车承包商艾森曼公司(Eisenmann Corporation)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子公司。2016年5月,法拉第未来聘请艾森曼公司在内华达州沙漠建设其计划投资10亿美元的工厂中最昂贵、最关键的部分:油漆车间。根据2018年12月21日提起的诉讼,法拉第未来最初同意为这家油漆车间付款近2.3亿美元,并为第二家规模较小的油漆车间支付1100万美元。

但法拉第未来只向艾森曼公司支付了3200万美元项目款,并在2017年7月推迟并最终取消了建造这家巨型工厂的计划。艾森曼公司声称,法拉第未来从未支付双方商定的违约费用。根据合同中的措辞,这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现在所欠债务“不低于”74566206美元。

2018年12月20日,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营销机构The Visiony Group起诉法拉第未来违约。2018年6月,法拉第未来聘请该机构在2018年8月举行的卵石海滩Concurs d‘Elegance车展上策划最后一场活动。但法拉第未来与主要投资者恒大的争斗同时开始升级,这意味着其资金因此告罄。法拉第未来最终在活动前12天退出,The Visiony Group为此要求法拉第未来支付190万美元的损害赔偿和相关费用。

法拉第未来曾聘请多家公司为其招募员工或提供设备,他们也因法拉第未来拖欠账单将其告上法庭。加州承包商道达尔西部公司(Total Western)2018年曾受聘于法拉第公司,为其洛杉矶总部和汉福德工厂提供建筑和维护服务。该公司表示,法拉第未来欠其约100万美元。Robert Half在2018年12月提起的诉讼中称,法拉第未来在2017年12月聘用了这家人力资源公司,以帮助其寻找首席财务官和司库。诉讼中称,法拉第未来从未支付过两家公司商定的196332美元服务费。

IT人事公司Tentek去年10月24日对法拉第未来提起的诉讼显示,2018年3月该公司为法拉第未来安排了13名员工。Tentek称,法拉第未来至少还欠它20万美元费用,并要求获得281194美元的损害赔偿和费用补偿。Centur Group Professionals在去年11月5日提起的诉讼中表示,该公司为法拉第未来安置了4名员工,但从未因此获得报酬,它要求76614美元的损害赔偿。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根据去年10月31日提起的诉讼,全球设计公司EdenSpiekerman于2018年2月受聘更新法拉第未来汽车的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但从未获得报酬,该公司正在寻求获得542302美元的欠款和费用补偿。

法拉第未来据称也没有支付基本的办公和技术工作费用。根据去年11月14日提起的诉讼,软件公司灯塔(Lighthouse)于2018年2月受聘为法拉第未来提供“咨询、数据收集、法医分析”等服务,但后者“没有支付任何费用”,该公司要求获赔297848美元,外加利息。计算机组件公司Arrow Electronics在去年11月26日提起的诉讼中称,法拉第未来欠该公司84943美元。而宽带公司Fireline在2018年10月19日提起的诉讼中称,截至2016年,法拉第未来仍欠其24151美元。

甚至连加州自动贩卖机公司VendingOne也在去年12月14日对法拉第未来提起诉讼,宣称其为后者总部安装了许多自动贩卖机,仍欠该公司12469美元。这些诉讼的原告和法拉第未来的律师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的员工在继续流失,包括许多对公司成功至关重要的人才。事实上,其中有三个已经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去了。席尔瓦·希提(Silva Hiti)是通用汽车公司的资深工程师,曾帮助开发该公司首款电动汽车EV1。据希提在LinkedIn上的描述,她于今年1月离开法拉第未来,前往电动汽车初创企业里维安公司。据LinkedIn称,EV1团队成员Young Doo和史蒂文·舒尔茨(Steven Schulz)也刚刚加盟了里维安。

许多前雇员表示,失去像希提及其EV1同事这样的人才,即使法拉第未来找到新的投资者,也很难保持继续向前迈进的趋势。帮助建造FF91最关键组件的核心团队成员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2018年10月份宣布离职的那周,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尼克·桑普森(Nick Samson)也离开。

此外,早在2016年就担任法拉第未来公司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业务发展主管的刘易斯·刘(Lewis Liu)最近离开了公司,加入了卡玛汽车公司(Karma Automotive)。梅赛德斯-奔驰的老将斯坦利·查普曼(Stanley Chapman)在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显示,他也于今年1月离职,重新回归到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查普曼负责法拉第未来在加州汉福德的制造厂。

留住人才是个问题,但法拉第未来也需要很多钱才能制造出其豪华SUV,FF91。公司首席财务官阿戈斯塔在去年11月公布的法庭文件中表示,法拉第未来至少需要1.16亿美元才能开始投产。但另一位高管在去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员工,该公司需要近5亿美元资金支持。

自那以来,法拉第未来一直难以筹集到资金,即使在2018年底与恒大达成休战之后也是如此。该公司表示,其正在“与潜在投资者进行认真讨论,以筹集基于资产的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不过两名熟悉该公司财务状况的人士表示,该公司难以完成交易,因为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贾跃亭拒绝放弃任何控制权。

法拉第未来剩下的最后“救命稻草”可能就是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土地,该公司计划在那里建造价值10亿美元的超级工厂。相关文件显示,法拉第未来在过去两年的动荡中始终占据着这块土地,而且它可能已经找到了买家——纽约市对冲基金StoneHill Capital Management。

2018年12月31日向克拉克县注册机构提交的留置权文件显示,StoneHill目前正在对法拉第未来在那里拥有的372公顷土地进行尽职调查,不过交易尚未完成。两位熟悉法拉第未来公司财务状况的人士对这块土地的价值进行估值称,其价格最多也就是3000万美元左右。这些人说,这只够维持法拉第未来运转几个月。

根据留置权条款,无论这块土地是否出售,法拉第未来最终都需要向StoneHill支付一笔费用。这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同意向StoneHill支付尽职调查的费用,包括差旅费、律师费以及咨询费,最高可达10万美元。StoneHill的律师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法拉第未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