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OKEx投资者们熬夜围堵徐明星 爆仓、维权陷入死循环

2018-09-13 11:14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李贞还在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门口等待。他和众多前来维权的投资者们打算熬夜等到徐明星出来。他们无心睡眠,不断通过手机和全国各地的维权者们交流着现场的情况,来打发紧张又无聊的时间。

区块链Truth此前曾报道过,9月5日,OKEx交易平台上一大批采用杠杆(20倍)交易的用户惨遭血洗,原因是在币价大跌的时候OKEx无法登陆。这不是第一次,类似情况在今年3月30日和5月23日均有发生,为数众多的OKEx用户多次在“宕机”中被爆仓,暴富的美梦惊醒,他们由此走上了维权之路。

出事的为什么总是OKEx?业内人士告诉区块链Truth,这是因为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里,只有OKEx一家提供了超高杠杆的合约交易产品,而这种产品把本来就黑暗密布的数字货币交易变成了一个近乎疯狂的大赌场。爆仓和宕机如影随形,有人为OKEx辩解原因是技术差,但维权者不会轻易接受,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是被定向爆破的,即使不是,OKEx也应该因为自身的失误对受损的用户做出赔偿。

徐明星不断尝试撇清自己与OKEx的关系,他甚至对围堵他的维权者们表示,对方从他这里一分钱也拿不到,因为OKEx与自己无关,OKEx的钱从来没有进入过OKCoin的账户。但在不少投资者看来,不管是OKEx还是OKCoin,背后老板都是徐明星,徐明星应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OKEx所有的技术人员、运营人员都在OKCoin,香港只有几个中层。”天眼查信息显示,OKEx和OKCoin的法人皆为徐明星,二者都提供数字货币交易服务。不同之处在于,今年7月2日,OKEx注册地址由伯利兹迁册到马耳他,OKCoin则是一家境内公司。

有律师表示,OKEx平台上的合约交易涉及了杠杆交易、周月季度交割、保证金、强制平仓等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期货交易。把这一高风险业务装进海外公司主体,徐明星可谓处心积虑。除此之外,徐明星还给自己设置了另外一道防火墙:今年3月22日,OKEx官方曾在对媒体的回复声明中表示:OKEx法律团队认为平台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交易过程没有法币,属于币币兑换,不符合传统期货定义,用户和OKEx公司之间也没有资金往来。

国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廖观荣对区块链Truth表示,OKEx的杠杆高达20倍,完全可以定义为非法期货。即便OKEx的注册地址在国外,但其主要投资者都是境内的,依然要受我国法律的约束。

此外,多位投资者向区块链Truth表示,在OKEx平台交易之前他们需要上传身份证,进行视频认证、银行卡认证。这就意味着OKEx在完全知道用户身份的情况下,还允许其投资数字货币,显然是知法犯法。

最新的消息是,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正依法对徐明星进行调查,报案材料将移交北京警方处理。同时,上海警方表示,徐明星在置留24小时之后,已经放出来了。

包括李贞在内的几十名维权者还在派出所外熬着,他们并没有看到徐明星出来,所以不肯离去,“除非警察局有隧道或者徐明星翻墙,否则他还在里面”。

两次上门终遇徐明星

9月10日下午,北京的天气已经转凉,上海却依旧是闷热的一天。李娜和七个维权的朋友急匆匆赶到了OK集团位于上海的新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被清空了,公司标签也已被撕毁。”李娜对区块链Truth表示,“一位女工作人员拒不承认这里是OK公司,并叫来物业将我们轰走。”

变脸很快。两天前,李娜通过 百度 搜索发现OK集团在上海成立分公司,徐明星参加了剪彩仪式,居住在上海的李娜马上找来不少投资者计划一起上门维权。他们都在9月5日,因OKEx“宕机”被爆仓,李娜损失了50万元。

一行人到了之后发现,新办公室还处于装修状态,无人上班,只有几个工人在刷墙,办公室内的桌子上放着OK集团的介绍。

两天前还在装修的新办公室,今天就要撕掉公司logo。这让人不免怀疑,OKEx是否已经知道了维权者要上门。再一次扑空后,维权者们迅速商讨了解决方案:兵分两队,李娜等人到派出所报案,剩余人员在OK集团留守。

OK集团新成立的公司,logo已被撕掉

结果证明,这样的方案是正确的。正当李娜还在派出所报案时,留守的维权者打来电话,“他们说等到了来应聘徐明星私人健身教练的面试者。”

投资者们默默跟随着面试者。终于,在离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不远处的上海红塔豪华精选酒店见到了徐明星的身影。“徐明星好像发现了我们,让那个女孩立即离开了。”李娜表示,“看到我们后他马上回到了房间”。

几个小时后,酒店门口出现了几个人和两辆车,车门处于打开状态。李娜感觉事情不妙,“徐明星可能要跑”。她立即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

十分钟后,警察赶到酒店,和酒店服务员一起打开了1006(徐明星当晚入住的房间号码)的房门。随后,徐明星和诸多投资者们一起涌入了派出所。

对于到底是谁报的警,双方各执一词。9月10日晚,OKCoin公司回复称:我们不是被捕,是主动报案;从未参与期货交易,徐明星是无罪的;用户围堵涉嫌非法威胁徐明星个人人身安全;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徐明星已安全摆脱危险。李娜等诸多维权者却坚持表示,是自己打电话报了警,徐明星是被警方逮捕的。

爆仓、维权的死循环

熊市之下,有些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疯狂传播。9月11日,徐明星被拘留的消息传遍了维权群,也刷爆了币圈人的朋友圈。

对于不少维权者来说,徐明星被拘留的消息就像一缕春风。“我昨晚听到徐明星被拘留,兴奋得睡不着觉,立即买了今天(9月11日)早上六点的高铁。”维权者杨涛说,一大早从江苏赶来的他无心睡眠,在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大厅内焦急地等待进展。

此刻,同样被爆仓的李贞还在机场等待。他哽咽着告诉区块链Truth,自己家里一直处于负债状态,妻子又得了抑郁症。“这几天我过得很煎熬,在妻子面前还要嘻嘻哈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说完,眼泪掉了下来。

维权者们在派出所大厅等候

这已经不是OKEx第一次发生维权事件。今年3月底,在OKEx和OKCoin累计损失数百万的杨超带着敌敌畏前往OKCoin维权,但即便是敌敌畏也没有逼出徐明星。

北京的徐明星没有表态,杨超等人专程赶往徐明星江苏老家,给其88岁的爷爷泼漆、送去冥币。OKCoin中国3月10日下午发布的公开声明表示,杨超同时还强行抢走家中物品,不断骚扰其他家人,在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杨超等人还将欺凌恐吓过程发在群里炫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31日,在上地群英科技园,多名维权者登上OKCoin办公楼楼顶。投资者指控其存在定点爆仓、回滚、拔网线、机器人交易、冻结账户等违规操作,要以跳楼的方式威胁获取赔偿。

但这两次维权,投资者们大都没有见到徐明星本人。这一次,当徐明星被围堵后,天南海北的投资者乘坐各种交通工具赶往了上海。在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外面,人们顶着烈日,迫切地希望事情能有真正进展。

回顾三次维权,起因高度一致。3月30日、5月23日、9月5日,OKEx平台上多位采用合约交易的用户被爆仓。据网友统计,3月30日当天,短短一小时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跌到最低点后瞬间又拉涨十几个点,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区块链Truth查询了OKEx官网,其合约交易只有两种选择:要么10倍,要么20倍。这样的合约交易是否属于非法期货呢?

合约交易还是非法期货

事实上,OKEx平台上的合约交易具备基本的期货特征。

期货基本特征表现为集中交易、杠杆作用、期货合约、强制平仓、爆仓等等。打开OKEx,其合约交易均满足期货的显著特征:高杠杆(10倍或者20倍)、保证金、强制平仓、周月季度交割期、标准化合约、平台集中交易、套期保值功能宣传等。在OKEx的英文版页面介绍中,始终使用futures一词来指代“合约交易”的业务,而futures在金融交易的使用语境中,对应的中文翻译就是期货。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的周浩律师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OKEx推出的这种合约兑换业务涉及了杠杆交易、周月季度交割、保证金、强制平仓等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期货交易。

但OKEx并不承认。今年3月22日,OKEx官方在对媒体的回复声明中表示:OKEx法律团队认为平台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交易过程没有法币,属于币币兑换,不符合传统期货定义,用户和OKEx公司之间也没有资金往来。

国务院颁布的《期货管理条例》明确指出:期货交易,是指采用公开的集中交易方式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方式进行的以期货合约或者期权合约为交易标的的交易活动。期货合约,是指期货交易场所统一制定的、规定在将来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的标准化合约。期货合约包括商品期货合约和金融期货合约及其他期货合约。

同时,该条例指出未经国务院批准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设立期货交易场所或者以任何形式组织期货交易及其相关活动。

事实上,证监会在今年1月就有批文。文章指出:中国证监会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期货交易,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OKCoin)和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OKCoin母公司) 不具有中国证监会核准的期货业务相关资格。

证监会批文

OKCoin不具备期货交易资格,难道OKEx就可以么?

OKEx是OKCoin的海外马甲?

区块链Truth调查发现,OKEx和OKCoin似乎有脱不开的关系。

2014年4月18日,OKCoin发布消息,称旗下的比特币、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OKEx上线,在“合约交易”币种上,包含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

天眼查信息显示,OKEx隶属OKEx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法人为徐明星。这家公司注册地在伯利兹(现已迁至马耳他),而运营主体在香港。OKCoin公司名称为为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为境内公司,法人代表也是徐明星。

关于OKEx和OKCoin的天眼查信息

种种迹象表明,OKEx与OKCoin实为一体。投资者赵东表示,自己从今年5月开始便一直在维权,“香港那边让找北京,北京那边让找香港,但其实OKEx所有的技术人员、运营人员都在OKCoin,香港只有几个中层。”

当投资者去维权时,OKCoin却和OKEx撇清了关系。9月8日,有个人投资者张达想要去北京群英科技园(OKCoin公司北京办公地址)讨个说法,OKCoin给出的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北京这边的工作人员给的回复是OKEx与OKCoin是两家公司,OKEx总部在香港,北京的是OKCoin,两家独立运营、没有交叉关系。”该投资者对区块链Truth表示。

徐明星在9月10日晚也撇清了自己和OKEx的关系。“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你来2000人也没有用,我不认识OKEx,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的钱从来没有进过我们公司账户。”在派出所的大厅内,他向前来维权的人这样说。“这是他的原话。”李娜表示。

将业务剥离,境外注册,这或许是OKCoin打的如意算盘。但这样的算盘逃不过法眼。2018年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多部门发布风险提示,提醒广大民众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公告中指出此类诈骗活动网络化、跨境化明显。OKEx的做法和上述公告提及的非法交易空前一致。

政府部门于8月24日发布的风险提示

国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廖观荣对区块链Truth表示,“国内在打压,很多交易所便把服务器设在境外,但他的主要投资者都是面向境内的,吸收的是境内投资人的钱,这是中国法律不允许的。即便注册地址在国外,我国的法律依然可以制裁。”

同时,多位投资者向区块链Truth称,在OKEx平台交易之前他们需要上传身份证,进行视频认证、银行卡认证。这就意味着OKEx在完全知道用户身份的情况下,还允许其投资数字货币,显然是知法犯法。

已被多次立案

庞大的维权队伍涌入了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投资者们打印好了一摞又一摞资料。杨涛告诉区块链Truth,上海警方上午给出的结论是将会交由经侦处理。

维权者们打印的资料

到了9月11日中午,进入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的徐明星似乎有些可怜。币圈叱咤风云的大佬身无分文,想要身边的人买点面包,却发现前来的下属都去吃午饭了。反倒是投资者们众筹了10元,给他解决了午餐。徐明星怕是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庆祝之旅搞得如此狼狈。

下午5点多,上海警方称已经受理此案,得出的结论是案发地不在上海是在北京,警方会将投资人提交的报案材料移交上海浦东新区经侦支队,之后会移交北京海淀公安局。至于徐明星,正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调查完毕依照法律要对他放行,但若调查清楚与其有关,不会放行。

事实上,OKEx早就被“盯上”了。据链得得报道,早在2018年2月24日,东莞市公安局以“诈骗案”正式对OKEx平台可能涉嫌"非法期货交易"或者更严重的“诈骗罪”,展开了刑事立案侦查。之后,中国其他地方也有立案。

9月11日21点38分,上海潍坊派出所就OKEx涉嫌诈骗事件向现场投资者做出回应,这件案子在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已经立案,已看到原始的立案相关通知书,目前该案正在调查之中,按照规定,上海警方没有管辖权。

现场的维权者告诉区块链Truth,上海警方表示,徐明星在留置24小时之后,已经放出来了。但维权者依旧不肯离去,“除非警察局有隧道或者徐明星翻墙,否则他还在里面。”一位守在派出所后门的维权者告诉区块链Truth。

9月11日22点9分,徐明星更新了一条朋友圈:不信谣,不传谣,共创美好区块链舆论环境。这离他上一条朋友圈已经过去了快24小时。到底是币圈大佬,朋友圈下面马上就收集了不少人的点赞。

9月11日晚,徐明星发了一条朋友圈

维权的人们占据了派出所的各个出入口,他们没打算休息,似乎想靠这种坚持赢得胜利。

尽管警方表示已经放走了徐明星,但维权者们并没有看到徐明星出来。

“徐明星还在派出所?还是人间蒸发了?”有人问。

注:本文中李娜、张达、赵东、杨涛、李贞皆为化名,部分内容参考链得得和界面新闻。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OKEx徐明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