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监禁虐待?颠倒黑白?网秦高层深陷罗生门

2018-09-13 11:13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他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一位过去曾采访过林宇的人士在看到林公开在网络上的照片时颇为吃惊。9月11日上午,这位瘦了30多斤体重的事件主人公,正被拥簇在人群之中,身后是一直陪伴在侧的司机与保镖,面前是两位警察对其进行证件查询,他们所在地点正是前网秦移动、现凌动智行公司总部。

现任网秦董事长史文勇聘来六名黑衣保安堵在门口,阻止林宇进入公司内部的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10月,林宇与两位合伙人史文勇、周旭一起创办网秦,从移动安全业务起家,并于2011年5月赴纽交所上市。上市之后,公司管理层多次调整,天眼查企业背景显示,网秦工商信息变更记录多达15次,包括经营范围、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住所等,甚至董事(理事)、经理、监事系列岗位便分别于2014年8月20日、2015年1月9日、2015年11月18日进行过更改。如今,声称当初“被辞职”的网秦创始人林宇,单方面宣布罢免史文勇,接任网秦CEO,并抛出“绑架论”,再将一片混乱的企业管理引向罗生门。

各执一词

9月10日晚间,关于林宇与史文勇之间的矛盾、以前者通过公关公司发布的版本在网络上迅速传播——“2016年11月10号深夜十一点多,林宇在路上被一批人从身后把头一蒙,抬上车了。此后则是长达13个月的拘禁。期间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换过多座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一样,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全身是伤。”

夸张的形容与离奇的过程刺激着事件的传播与讨论,随后,另一方当事人现身微博并逐条反驳林所描述的内容。

另一位当事人史文勇先于9月10日下午17点半左右发布朋友圈与个人微博称:针对林宇对我的恶意中伤,本人特此声明:1、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3、本人对于这种毫无底线,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深表愤慨,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

9月11日,史文勇发布回应称,分条反驳——1、2016年11月10日被非法拘禁;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再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中间长达8个多月时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很蹊跷。2、假如案件嫌疑人身份被公开,是会影响警方办案的,这样的做法并不合常理。犯罪嫌疑人身份应由警方公布才合理合法。3、到目前为止,史文勇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4、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对方曾发出众多邮件、短信给公司投资人,声称史文勇违法被国际通缉等信息,这种做法严重影响史文勇本人声誉,同时这并不是一个懂法律的人能做出的事情。

同时,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发布《凌动智行发布关于特别委员会独立调查的报告暨宣布董事会变更》,史文勇转发并附言称——这才是上市公司官方公告,而不是某些人蓄意炮制的非法董事会和假公告。林宇正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调查结果和公司决定后,对上市公司进行攻击:

1、开了个假董事会;2、发布假新闻,扰乱视听;3、带几十个黑西服大汉到公司拉条幅堵门,妄图强行接管公司;4、毫无底线地编造无中生有的谎言,通过媒体继续造谣诬陷我。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真假虚实之间,真相扑朔迷离。

进而不得

11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来到凌动智行公司总部,其员工分属两栋楼——雍和航星园4号楼主要承载网秦子公司员工,门前安静,并无任何盘查人员站岗。其内部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几天并未见过林宇或史文勇出现,同时她称上周史文勇即出差在外,但具体所去地区属境内还是境外,她并不知情。

相互毗邻的8号楼即凌动智行公司所在,大厅门口站着两位保安人员,来回走动、时而向对讲机回复几句。保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接到园区物业负责人通知,严禁那个人进入楼层。

“哪个人?”

“就他。”保安超右前方努努嘴。

他所指的当事人,即被航星园区物业严禁进入8号楼的,便是纠纷主人公之一的林宇。原本白胖圆润的他,如今瘦了三十斤之后,身形单薄、五官突出,但至少身上的西装并未不合身,可见林宇是有为身形的变化重新添置衣物。

林宇身后站着三名身着黑西裤、白衬衫的保镖,不发一言,另有两名手提公文包的同行;林宇面前则是两位身着警服的人员,一面阻拦者林宇一行人进入8号楼内,一面说着“你先别管,你先把证件拿给我看看”。林宇随后拿出手机上下翻动,似是在找什么内容,找到后一边递送给警察查看、一边指向8号楼解释着什么。

保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那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从昨天就来了,昨天还扛着横幅,写的‘网秦创始人回归’。今天没留意,好像是没带横幅了。”

保安嘟嘟囔囔地吐槽称,“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非要这么闹。不过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矛盾,反正‘上面’让我们干啥我们干啥。”他所谓的“上面”,是指特意叮嘱他们严禁林宇进入大楼内部的物业负责人。

盘查与阻拦进行到上午接近十一点,林宇一行人最终离开,而两位警察一名靠在警车旁、一名坐入驾驶室内,等了一会儿,确定林宇等人真的离开、不再尝试进入大楼内后,也最终驾驶警车离开。

从网秦办公楼离开的林宇,整个下午便忙于电话访谈,第一财经记者拨过去三次电话、接收回三次“我稍后会再打给你”。

终于接通后的林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午已然进入办公室内部了,“我是公司的控股大股东,当然有权利进入,这几天我一直在楼里办公。”但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的现场是,六名黑衣保安驻守门口,时刻准备阻拦林宇等人的进入。

至于在门口与警察周旋一幕,林宇则解释称,“因为门口被安置了三四名保安阻拦我进入,于是我报警叫来警察。他们也不是在跟我要证件,而是跟我索要董事会决议结果,以确认我的大股东身份。给他们看了之后我就带着司机跟保镖去附近咖啡厅见记者了。”

真假公告

故事的另一层诡谲之处在于,两个不同名称、实则是一家公司的官方公号,各执一词。

2018年5月16日,网上流传的一份网秦公告称,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同时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担任董事长。

此外,许泽民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随后,凌动智行官方称,有媒体发布凌动智行(前网秦)不实消息,该消息称原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据悉,网秦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均未有任何调整。关于不实消息对公司品牌、声誉及正常运营造成的影响,公司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力。

2018年9月11日,凌动智行通告其独立调查结果摘要,该独立调查由其董事会独立特别委员会主导并由其独立法律顾问Loeb&Loeb LLP执行,主要负责处理有关因一项调查而引起的关于公司内部监管问题的指控。此次调查涉及林宇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及董事会决定由史文勇接替林宇担任董事长。

调查结果显示,RPL的唯一股东是一项史文勇及林宇作为其主要受益人的信托。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上述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

对于独立调查顾问Loeb&Loeb LLP,林宇称,一方面是由史文勇请来的,会对调查结果进行一定的剪辑;另一方面,林宇笑出声,“他请来的调查顾问都发布对他不利的调查结果。”

Loeb&Loeb调查认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她曾用这此在RPL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Loeb&Loeb进一步发现,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 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同时,林宇语气很无奈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实网秦与凌动智行就是一家公司,只不过在 2018年1月22日,史文勇故技重施,未经我允许,将公司名称由‘网秦移动有限公司’更名为‘凌动智行有限公司’,并将其股票代码从‘NQ’更改为‘LKM’。”

彼时担任凌动智行董事长的史文勇表示:“网秦创建于智能手机时代,凌动智行将定位于未来的智能汽车革命的浪潮中。未来移动计算平台的基础设施是智能汽车,出行即服务(MAAS)模式将为乘客打造了可移动的私人空间,让用户享受出行好时光。”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2月10日,网秦突然宣布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卸任,晋升公司总裁徐泽民为联席CEO,并加盟董事会。此外任命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与代理CFO史文勇承担董事长一职。网秦官方当时强调称,林宇卸任与公司无关,系个人原因。

对此,林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如今挂靠在史文勇、许泽民名下的公司,几乎均系盗用其签名进行的法定代表人更替。对于这一操作的可行性,林宇称,因为董事董秘即史文勇妻子的姐姐,该人直接盗用林宇签名章,伪造其签名,并递送给工商局,未经真实性审核。

深陷罗生门

如今林宇方与史文勇方各执一词。

第一财经记者据此案向京师律所创始人封跃平律师求证,他表示,从目前各方执词情况来看,首先,林宇因持有立案告知书,具备一定可信性。告知书显示,“你报被非法拘禁案一案,我局认为本案符合立案条件,先已立案侦查,特此告知。”

封跃平表示,如此广泛传播的情况下,对方一般不会贸然伪造立案书,否则一方面公安会进行辟谣,一方面将面临伪造国家公文的刑事责任。但同时他补充称,如今公安立案要求降低,立案并不保证事情的百分百真实,要看证据系由公安主动调查获得还是报案人自己提供,前者真实性更大,后者会打一定折扣。但从立案成立这个角度看,报案人遭遇拘谨及虐待的可能性较大。

第一财经记者持该立案告知书至负责受理刑事案件的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求证时,值班人员在听到“立案告知书”几个字后即问道:“是说林宇那案子吗?”但并未对案情进行更多回应。

至于林宇于2017年年底被北京警方解救、于2018年8月才立案这个时间差问题,封跃平表示,时间跨度确实拖得有点儿久,但也不能说不合理,因为警方可能较长时间处在证据获取的侦查阶段。

史文勇在1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2015年,林宇的互联网游艇项目遭遇危机,甚至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林宇的家人找到史文勇,希望史文勇能够帮忙,史文勇则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

针对于此,第一财经记者向林宇求证,林解释称,2013年底2014年初,网秦市值达到一定峰值,他通过质押网秦0.7%A类股的形式换取约700万美金;2015年1月,史文勇以“共同投资项目”的名义从林宇处借走这700万。因此,林宇表示,史文勇所谓的“借出500万人民币”实际还了不到10%的钱。至于共享游艇项目,林宇表示确实存在,是他与江南春以及两家基金合作成立。在答复“具体哪两家基金”这个问题时,林宇表示需要向对方征求下公开的许可。

至于股权问题,史文勇称,一方面网秦引入新战略投资方,另一方面,如今RPL最大股东是林宇太太郭凌云,共持有52%,剩下的股份大部分落在他与周旭身上,“我们三个是一致行动人”。

对此,林宇反驳称,目前他与太太作为家庭共同体,共担52%股份,至于原因,林宇称是出于家庭考虑,将财产划到太太名下。第一财经记者据此向封跃平律师求证,后者称,夫妻之间如果一方持有较多股份,一方虽没有股份但一直作为创始人身份存在,很大可能就是股份代持关系——即一方为名义股东,一方为隐名股东。至于这样操作的原因,封跃平称,有几种考虑——一是基于家庭原因,双方约定将财产置于妻子名下;二是用作个人风险规避;第三,针对于隐名股东当时已处于风险之中,为了控制家庭资金风险而行此操作。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林宇发来信息称“我明天都会去公司上班”,同时强调称,公司门口的保安问题已通过警方解决。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网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