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在硅谷 只有失败者才朝九晚五

2018-08-09 18:37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当国内公司爆出 996 制度时,程序员们总是在抱怨:看看人家硅谷,工作生活多平衡。然而,在硅谷,朝九晚五的工作者却会被当成 Loser 看待?同一个世界,同一样加班?

硅谷一直以来崇尚“Thinking Different”,并引以为豪。在很多行业开始更多地关注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的时候, 硅谷却另辟蹊径,将工作狂标榜为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 。于是作坊式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大力推崇以互联网为中心的成功神学,认为开办自己的公司才是最高的使命,而要想成功,你必须放弃一切。

科技人士用“奔忙”一词来形容这种狂热的突击队般的生活方式。

它们随处可见。你可以买到以“奔忙”为主题的 T 恤和咖啡杯,上面印着“梦想、奔忙、利润、重复”和超越自己超越他人之类的标语。你可以去参加为期八周的“初创奔忙”训练营。你也可以参加为期一天的以“奔忙”为主题的大会,成功的“奔忙人士”在大会上分享他们的秘诀。大会门票价格约为 300 美元,当然你也可以支付 2000 美元成为“VIP”。多的时候,大会可以吸引到 2800 人参加,其中包括 20 多个 VIP。

但对于一些人来说,“奔忙”只是极端工作狂的委婉说法。

Gary Vaynerchuk 是一名企业家和天使投资人,他在推特上有 150 万粉丝,并出版了一系列畅销书,其中就包括 Crush It! 一书。他告诉他的追随者,他们应该每天工作 18 个小时,每天都要工作,没有假期,没有约会,不看电视。他在一个激情四射的演讲中说:

“你想不想让自己风光无限,想不想拥有私人飞机?只有工作才能让你拥有它们。”

Vaynerchuk 也是苹果公司“App 星球”的评委,这是一档真人秀节目,App 开发者在节目中竞相赢取风投公司的资金。在一个推广活动中,一个参赛者说:“我很少回去看我的孩子,因为这样是有风险的。”节目组在推文中补了一句:“为了获得终极奖励,他会拼尽一切。”

这位参赛者正在开发一款 App,可以让你直观地看到产品目录中的咖啡桌是否适合放在你家的客厅里。我觉得这很酷,但它真的比和自己的孩子相处更重要吗?获得筹集风投资金的机会真的是“终极奖励”吗?在推特上出现了一大波批评的声音后,苹果公司取消了这个推广活动。

这对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来说已经够悲哀的了。 更可悲的是,普通工作者也在为这种疯狂买单。

之前,Lyft 在一篇博文中称赞一名女司机,她在分娩期间也没有停止载客,最后开着车到医院把孩子生下来。批评者看到了这种反乌托邦式的影响,Gizmodo 使用“可怕”一词来描述这种状况,后来 Lyft 删掉了这篇文章。但公司员工,包括司机本人,似乎对这种负面反应感到非常困惑。

一个世纪以前,工人组建工会发起罢工,要求获得更好的工作条件和更合理的工作时长。而到了今天, 硅谷的工作者却在庆祝自己被剥削 。一件满大街跑的 T 恤上印着“9 to 5 for the weak” (弱者才朝九晚五) 的字样。

一个名叫 Keith Rabois 的风险投资人,在推特上吹嘘自己工作 18 年以来休假不足一周。扎克伯格的追随者被告知,创办公司就像加入海豹突击队一样。对于某种类型的人 (通常是年轻人和男性) 来说,困难也是诱惑他们的因素之一。

事实是,无论如何,这些企业家及其员工所付出的额外努力都是毫无意义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 John Pencavel 在 2014 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一周工作超过 56 小时所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微乎其微。他们 超时工作的关键不在于提高生产力,而是为了表现积极性和团队精神。

湾区的一名临床社工 Anim Aweh 看到了很多压力过大的技术工作者,他说:“每个人都希望成为模范员工,一位女士告诉我,关键的不是要如何聪明地工作,而是要努力地工作。就是要不停地做,直到你做不动了为止。”

于是,悲剧发生了。Uber 工程师 Joseph Thomas 自杀,并在遗嘱中将此归咎于公司文化,归咎于长时间工作和不堪重负的心理压力。

现在有些人开始想要放慢脚步。开发者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正在努力说服企业家,他们完全可以在不把自己折腾致死的情况下取得成功 (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还要有人去发声,真的是悲哀)

Hansson 在一篇文章中谴责风险资本家给创始人洗脑,他说:“这是初创企业的宿命,目的不是为了榨取他们最后一滴汗水,而是因为这是创业的必经之路。”他说风投们正在剥削创始人,他们的态度是“要么让我变得富有,要么你就死去吧”。

而“死去”通常是更有可能出现的结果,绝大多数初创企业都失败了。 像 Facebook 那样取得巨大成功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没有人比风投更了解这一点,因为他们将赌注分散到数十家公司来降低风险,同时也是提高他们的投资成功概率。

Hansson 的文章引起了风险投资家 Rabois 的注意。他们开始在推特上展开辩论,Rabois 嘲笑 Hansson“太傻太天真”,说他的轻而易举就能创办一家公司的想法与“那些一事无成的懒鬼”才是绝配。

Hansson 和他的合作伙伴 Jason Fried 一起经营着一家软件公司 Basecamp,这家公司有 56 名员工,并处于盈利状态。他们每周工作时间上限为 40 个小时,夏季减少到 32 小时。Hansson 因此有足够的空闲时间成为一名业余赛车手。

2010 年,两人合作出版了 Rework (中译名《重来》) 一书,一本谴责工作狂的书。Hansson 说,当他们“看到人们被要求在初创公司启动仪式上宣誓放弃他们的假期、睡眠、青春、家庭和道德”,感到非常痛心。

他们举办研讨会并发表公开演讲。他们的演讲通常进行得很顺利,尽管在旧金山他们经常会听到“难以置信的嘘声”。Hansson 说:“人们说我们不够雄心勃勃,说我们没有想去改变世界。你看,人们被扭曲得有多严重。”

成为下一个年轻的科技亿万富翁的梦想仍然没有失去它的光环,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新人涌入旧金山湾区,希望能够接受“奔忙”信念的洗礼。事情已经变得如此糟糕,未来可能会更加糟糕。

亲爱的读者朋友,你怎么看?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硅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