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李一男辞去牛电科技职务 加盟梅花天使创投担任合伙人

2018-03-12 12:18 出处:清屏网 人气: 评论(0

今日(3月10日)记者从知情人事处获悉,前牛电科技创始人、CEO李一男已于近日加盟梅花天使创投并担任合伙人职务,负责旗下成长基金投资业务且其已经辞掉牛电科技创始人、CEO等职务,但仍保留股份。

消息人士称,自去年12月初李一男出狱后,因牛电科技欲在2018年筹备上市,李一男身份难以符合其需求,才选择辞去牛电科技职务,而全身心加入梅花天使创投。“他以前也在金沙江创投担任合伙人,有丰富投资经历,且本人对投资很感兴趣,适合做投资。”该知情人士称。

不过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查询,牛电科技法人仍是李一男,吴世春为牛电科技自然人股东之一。知情人士称,李一男目前已经完全辞去牛电科技相关职务,但持股比例未变。相关工商信息还在变更中。

李一男早年曾入职华为,25岁任华为总工程师,并成为其最年轻副总裁。此后历经辗转,创办港湾网络并被华为收购,后又加入百度担任CTO、加入中国移动旗下12580运营公司担任CEO、加入金沙江创投担任合伙人。2014年创办牛电科技,欲“用最好的材料与最尖端的技术,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

然而此后不久其便因内幕交易罪获刑两年半。2017年12月2日李一男出狱,虽曾被关注,但本人比较低调,对其在牛电科技的工作也未公布。

以下是去年12月李一男出狱时寻找中国创客的一篇文章,从这篇文章中,可以读懂这个错过出行黄金两年的往昔知名创业者。

25岁任华为总工程师

27岁任华为最年轻副总裁

1970年,李一男出生于湖南长沙。其15岁之前的经历很少被媒体提及。

1985年,15岁的李一男考入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

1993年,23岁的李一男研究生毕业,随后加入华为。

两个星期后,他为高手云集的华为解决了一重大技术难题,破格提升为高级工程师(主任工程师)。

2年后,25岁的李一男被提拔为总工程师。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年纪可能才刚刚适应了职场。

加入华为的第四年,27岁的他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他甚至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孙亚芳之后的华为3号人物,一度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任正非脾气大是出了名的。

某华为前高管曾撰书,讲述了一段任正非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我陪他见一位电信局局长,吃饭到9点。回来的路上我问他回公司还是回家,他说回公司,有干部正在准备第二天的汇报提纲(第二天有重要领导要到华为)。到了会议室,他拿起几个副总裁准备的稿子,看了没两行,“啪”地一声扔到地上,“你们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然后开始骂了起来。后来把鞋脱了下来,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边走边骂,足足骂了半个小时。

这种批评在华为早期高管中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有一个年轻人例外,任正非不仅不批评,还喜爱有加。背地里,任正非评价这个年轻人“这小子太厉害了,看问题太深刻,如果我要做个人投资,我一定投他。”

这个年轻人就是李一男。

在华为的这几年,李一男有两个极端的表现:智商极高,情商极低。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与国际巨头的厮杀中表现十分抢眼,7年间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元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元。

不过,他的情商短板也明显。一名为“戴辉”的网友自称曾是李一男在华为的下属,他讲述了第一次见李一男的情形:第一次见到李一男是在科技园中区的科技大厦(5号楼),我正在努力啃书。看到一个不怎么挺拔的瘦男生目中无人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前面工位的椅子上,将脚放到桌子 上,抓着一个同事的水壶就猛喝了起来。如此之牛,我没敢搭理他,他就径直走了。我惊问:他是谁?有人答:你这个土人,他就是李一男!

他不懂得为人处世的圆融,曾经给公司写报告,建议高层领导应一年一换,以免形成派系;他也从来不与其他同事做交流沟通与融洽人际关系,永远都是雷厉风行、直来直去。久而久之,资历深、年纪大的高管也开始怕他。

初次创业败走港湾

被华为当成“警示牌”

这种乖张的行事风格,也注定了李一男在华为多少会受到同事的抵触。

2000年,趁着华为鼓励内部员工创业的机会,李一男把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折成设备,北上北京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路。创办港湾网络公司,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

也许是快速证明自己,这种关系并没有维系多久。2001年5月,港湾推出第一款自有品牌产品,同时放弃当时唯一的利润来源,不再代理华为的产品,正式与华为决裂。

李一男的能力也在这次创业中充分发挥:以DSLAM作为港湾的突破产品,此后通过自主研发和收购,港湾在短短三年里就拥有了全系列产品线。甚至有业内分析称,2004年之前的数据通信细分领域,港湾比华为的产品至少要领先半年。

2003年底,港湾开始筹划去纳斯达克上市,并聘请了德勤做审计,第一波士顿和雷曼兄弟等国际大投行作为承销商。

正是在此时,李一男犯了一个大错误——收购了另一位老华为人黄耀旭创办的钧天科技。钧天科技的光传输设备业务正是当时华为收入最好、利润最高的产品线。在此情况下,2004年,任正非成立“打港办”进行回击。凡是港湾的业务,华为均以更低的价格或者白送的方式拦下客户,使得港湾业务急剧下滑。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

2006年,正是李一男的36岁本命年。就在他生日的那个6月,华为用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而收购的前提条件就是“招安”李一男,任首席电信科学家、副总裁。再回故地,已不同此前。他的办公室时常有一波波来参观的华为员工,他成了华为对想叛逃创业员工的一枚警示牌。因为尽管李一男还得到“华为副总裁”的头衔,但是并没有实际权力,更多时候是独自一人在办公室。

两年后,李选择再次离开华为。先后在百度CTO、中国移动旗下无限讯奇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的位置上辗转。

创办牛电科技

因700万“内幕交易”深陷囹圄

2015年4月7日,李一男发了一篇微博:“不管对多少事情失望,都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原始的本能告诉我,是时候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了。我愿全身心投入,用最好的材料与最尖端的技术,去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酝酿良久,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创业路上再次出发!”

这款“颜值爆表”的最牛电动车,就是小牛电动车。

2015年6月1日儿童节,再过3天就是李一男45岁生日。这天下午,北京751D.Park时尚设计广场的大罐里,李一男身穿蓝色工装衬衫、蓝色牛仔裤、蓝色运动鞋,典型的工程师打扮。活动开始,他骑着一辆炫酷的智能电动车冲上舞台。

这场活动,就是小牛电动第一款产品的发布会。李一男所骑的,正是其公司设计的首款智能电动车N1。他曾说过,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创业。

当时,小牛电动的投资人、纪源资本创始合伙人李宏玮也在现场。后来她告诉媒体,自己开始是有点担心的,毕竟李一男一直低调,很少公开亮相。但在看完演讲后,她感觉还不错。

“我们给他鼓足了勇气。”公司市场副总张一博记得,李一男一开始不好意思开口演讲。张一博就让他站到会议室的桌子上,再打开一罐啤酒给他喝。每天练一遍,大概练了两周。

整场发布会,李一男和N1成为亮点。正是这款车,仅仅15天众筹7200万元。

然而仅两天后,命运发生转变。2015年6月3日,在深圳宝安机场停机坪出口走廊内,刚下飞机的李一男被警方带走。

据财新网报道,批捕事涉内幕交易。事情起源于2014年4月中旬,深交所的大数据监控平台发现账户交易异常,短时间内集中、大量买入华中数控股票。经过比对分析可疑账户,证监会锁定了李一男,决定立案调查。

当时,李一男正任职金沙江创投合伙人,起诉书显示,他用妹夫和母亲的证券账户以1148.55万元买入华中数控65.7042万股。其妹妹则基于对哥哥投资决策的信任,浏览了李一男的证券交易状况后,也用自有资金500万跟单购买。这笔交易中,李一男获利439万余元,其妹获利236余万元。

而他满仓购买华中数控股票的时候,正是该公司的敏感交易期内,而华中数控当时的总裁李晓涛和李一男既是同学,又是华为的同事。

最终法院以内幕交易行为成立,判决李一男两年零六个月刑期。

狱中“每天内心都在滴血”

李一男入狱后,牛电科技怎么办?

2016年5月,牛电科技副总裁胡依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时的公司所面对的并不是“没有李一男会如何”,实际战略及方向上的事通过律师依然可以和李沟通。

《财新》曾报道称,入狱后的李一男曾数次申请取保候审。他称,“每天内心都在滴血”。

另一个消息,似乎也佐证了李一男的这种焦虑。就在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带走的同一时间,牛电科技刚好也在进行A轮融资。按照公开报道,这笔融资在2015年5月底公布。此轮投资方包括纪源资本、IDG资本、红杉资本中国等,金额为4100万美元。

然而几天后李一男入狱,有投资方突然想跳票,“他们当时已经打钱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后想再要回去;还有投资方据说还没来得及打钱,就不想打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称。

不过,小牛的发展似乎也并没有因为这一系列事件而受太多影响。在这两年多时间里,小牛一共发布了四款电动车新品。这款回头率十足的电动自行车变得更轻盈智能。2016年3月还完成了一笔由凤凰祥瑞领投的3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从目前牛电科技的股权结构看,李一男仍旧是牛电科技最大的股东,占股超过68%。这也就意味着,出狱后的李一男依旧可以控制牛电科技。

错过的出行领域“黄金年代”

李一男对出行领域的关注,始于其在金沙江创投期间。李一男加入金沙江创投之后,专注于早期无线通信和互联网、软件等领域的投资。此后也在关注出行领域。小牛电动车便是受黄明明引荐,他与胡依林共同创办。

然而出行领域站上风口,则是2015年之后的这两年。遗憾的是,李一男是缺席了。

就在小牛电动第一款产品亮相一个月后的2015年7月,车和家宣布成立,并要打造全新智能电动交通工具。次年宣布完成7.8亿元A轮融资;今年8月,车和家的纯电动车SEV下线,续航在100公里,配备可拆卸的锂电池组和家用220V充电接口,相当于一个四轮版的“小牛电动车”。

除了车和家,滴滴与快的在合并后也迎来快速发展,在2015年完成14.3亿订单,成为仅次于淘宝的全球第二大在线交易平台。2015全年,占到网约专车市场87%。

而作为共享经济领域代表之一的共享单车,也在这两年迎来爆发,甚至已经结束了一波大洗牌。

2015年,当小牛电动的第一款车发布之际,李一男曾对媒体说出了他对小牛给予的希望:我们不仅希望小牛成为主流城市人群最重要的辅助交通工具,更把它看做改变生活品质的一个契机,让每次出行都成为一段难忘的旅程。小牛电动的目标人群是年轻人,他们通常都有这样的标签:创造力,行动派,自我主张,有趣味,有品位,热爱,勇敢……我叫他们“都市玩咖”。

现在看来,这段“寄语”似乎也并不过时。

无论如何,他自由了。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证明自己。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5-2016 QingPingSha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清屏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6204号